网站首页
机构概况
会员风采
资讯中心
党建之窗

new > 专项研究 > 金融科技行业研究

FinTech Insights · 报告 | 2021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发布

2021-09-13



联合发布

北京前沿金融监管科技研究院(FIRST)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浙大AIF)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浙大ZIBS)

浙江数字金融科技联合会(ZAFT)


2021年9月3日,浙江数字金融科技联合会(ZAFT)与北京前沿金融监管科技研究院(FIRST)、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浙大AIF)、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浙大ZIBS)在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联合发布《2021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Global Fintech Hub Report 2021)》,以浙大AIF司南研究室在2017年首发的“金融科技发展指数(FinTech Development Index,以下简称FDI)”为基础,以城市为观察单元,从全球80余座城市中精选TOP50分析其金融科技产业、用户和生态发展状况,通过四大榜单尽览全球金融科技城市发展格局及变迁历程,剖析三大金融科技发展模式的典型代表与相对利弊之处,并深度聚焦连续三年排名全球第一的北京,以过往为积累,触及未来机遇。


本次报告的主题是“以数观变,三生万物”。具体而言,“以数观变”指的是FDI城市指数以数字清晰记录全球各城市金融科技发展的历史轨迹,尽显全球格局变化与城市自身成长;“三生万物”表达的是全球金融科技已形成市场拉动、技术驱动、规则推动三类发展模式,并以中国、美国、英国为代表,但这三种模式也各有所短,一国或一城只有做到三方面融合发展、齐头并进,才能有其金融科技的“三生万物、生生不息”。


联合会联合主席贲圣林教授在会上发布了报告。

贲圣林教授在会上发布报告


四榜:尽览全球格局与一年变化


一、总榜

首发TOP50,

全球格局从8+32+N变为9+41+N


根据2021FDI城市指数,我们首次发布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TOP50,并将其划分为两大梯队。具体而言,第一梯队城市从去年的8座变为9座,由北京、旧金山(硅谷)、纽约、上海、深圳、伦敦、杭州、新加坡、芝加哥组成,其中,TOP3城市排名三年未变、TOP4城市连续两年未变,反映出头部城市的护城河正在逐步建立。此外,新加坡发展迅猛,不仅首次晋升全球金融科技发展第一梯队,而且直接超越芝加哥位列全球第八。第二梯队城市则从去年的32座变成了41座,由悉尼、东京、巴黎等城市组成。对比第一与第二梯队城市可见,第一梯队城市总指数得分全部在60分以上,平均分达75.5分,较第二梯队城市均值(45.5分)高出30分,且聚集了前五十城中74.2%的上市金融科技企业数量和89.2%的市值、62.4%的未上市高融资金融科技企业数量和76.3%的融资总额,是名副其实的金融科技领头羊。


与此同时,全球金融科技发展也呈现竞争加剧、勇者追赶的局势,TOP50城市中有78%的城市排名相较去年发生了变化,而在第二梯队41城中该占比更是高达82.9%(第一梯队为55.6%)。其中,首尔、雅加达总排名进步最大(进步4名),主要由于其政策支持力度强劲、金融科技企业陆续上市,且金科使用者占比不断提升。



从洲际分布来看,亚美持续引领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欧洲、亚洲、非洲在TOP50城市中占据席位的比例相比去年均有所提升。具体来看,在第一梯队城市中亚洲新增一城(新加坡)占据5席,美国连续两年占据3席,欧洲连续三年仅占1席(伦敦)。同时,在TOP50城市中亚洲城市数量占比位居第一,且由去年的47.5%升至48%;欧洲位居第二,由去年的25%增至28%;非洲占比亦由去年的2.5%增至4%。



二、产业榜


连续三年TOP8入榜不变,

中美势均力敌


从金融科技产业来看,TOP8城市虽有内部排名变化,但均连续四年盘踞TOP8榜单,已形成一定优势。此外,在TOP20城市中中国和美国各占5席,势均力敌,形成当之无愧的“中美G2”格局。从洲际分布看,亚、欧、美洲基本三分天下,分别占8、6、4席,其中多伦多和孟买进步明显首次进入产业TOP20城市榜单,而孟买的入榜也使得印度成为除中国外第二个有城市进入TOP20的发展中国家。


三、消费者体验榜

发展中国家与亚洲延续全面领先优势,

中国继续为“王”


从金融科技体验来看,发展中国家与亚洲持续保持全面领先优势,不仅TOP10城市全部位于亚洲的发展中国家,且连续两年TOP20城市中发展中国家城市占比高达80%、亚洲城市占比高达65%。具体而言,以新加坡、吉隆坡为代表的东南亚城市发展迅速,而中国则包揽TOP9城市蝉联金融科技体验发展王者之位,其中杭州连续三年排名全球消费者体验第一,深圳则首次以超90%的金融科技使用者占比位列全球第二。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在金融科技消费者体验方面也有明显的进步,在TOP20城市中占4席且排名均有所上升,其中澳大利亚进步最为明显,悉尼、墨尔本均以进步3名的成绩并列获得全球金融科技体验“最佳进步奖”。



四、生态榜


发达国家优势显著,

中国城市多有进步

从金融科技生态来看,发达国家城市依旧优势明显,在TOP20城市中连续两年占比70%。与此同时,中国城市在生态上多有进步,在TOP20城市中拥有5席且均实现排名上升,其中北京排名超越纽约,深圳、上海超越东京,进步显著。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以小国体量建成良好金融科技生态,夯实基础以待大有作为。新加坡雄厚的金融及科技产业基础、出色的科研创新能力以及良好的政策监管环境为其金融科技产业发展持续赋能,成为新加坡成功跻身第一梯队城市的重要原因。



三轮:三大模式有利弊需齐并进


一、三模式

三类代表国家/城市,

分别引领突破


纵览全球金融科技发展历程,“市场拉动”“技术驱动”“规则推动”已成为金融科技发展的三类核心动能和三大模式,其各有千秋,引领全球城市立足禀赋、发掘特长。

具体而言,“市场拉动”模式重视金融科技应用与体验提升,国家中以中国为代表,而城市则以杭州、孟买、开普敦为代表。采用该模式发展的区域以发展中国家/城市为主,究其原因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普遍在人口数量和市场体量上占优,且普遍存在金融抑制,使得其深化金融科技应用、提升金融科技体验相对容易,发力后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显著成果。


“技术驱动”模式重视原创技术创造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国家以美国为代表,城市则以旧金山、深圳、西雅图为代表。其中,美国堪称是该模式的“独霸者”,美国的全球科技企业TOP500市值之和全球最高超14.6万亿美元,且其科研能力及数字基础设施指标排名双双位居全球第一。技术创新与基础设施建设均需要持续多年的积累与沉淀,而美国全球领先的科技水平以及独特的创新文化氛围使得该模式被其它国家/城市效仿的难度较大。


“规则推动”模式重视监管体系完善与整体生态优化,国家中以英国为代表,城市以伦敦、新加坡、悉尼为代表。采用该模式发展的以发达国家/城市为主,在政策监管TOP20城市中,发达国家城市和OECD国家城市占比均达60%。与其他两大模式相比,“规则推动”更有赖于政府和机构主导,需有较强的顶层设计与监管能力,是在全球金融科技发展逐步进入深水区的当下,众多国家发展金融科技的着力点。

二、三模式


也有模式短板,

三轮须得并进

然而,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尽管三大模式已成为全球范例,但每个模式下仍存在相对短板,蕴含发展机遇。


对于采用“市场拉动”发展模式的城市而言,其相对短板在于数字基建、基础科研等方面。具体来说,金融科技消费者体验TOP10城市其数字基建指标的平均排名仅为41,城市科研实力指标平均排名仅为23,互联网普及率均值为62%(远低于该项指标全球TOP10城市的均值86.8%)。杭州、班加罗尔、新德里、莫斯科、圣彼得堡为该类城市典型。


对于采用“技术驱动”发展模式的城市而言,其相对短板在于应用体验、监管规范等方面。在全球TOP500科技企业市值TOP10城市中,除中国城市外的其余6城金融科技消费者体验平均排名仅为33,金融科技使用者占比均值仅达47.0%(远低于该项指标全球TOP10城市的均值65%),监管规范指标的平均排名仅为20。旧金山(硅谷)、阿姆斯特丹、米兰、斯德哥尔摩为该类城市典型。


对于采用“规则推动”发展模式的城市而言,其相对短板在于过于规范的监管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企业的创新,以及消费者金融科技应用体验的提升。具体来看,在政策监管排名TOP10城市中,除中国城市外的其余7城共仅拥有20家金融科技上市企业,与北京一城拥有的金融科技上市企业数量相近(19家),且该10城金融科技消费者体验平均排名仅为25,金融科技使用者占比均值仅为54.5%(远低于该项指标全球TOP10城市的均值65%)。伦敦、日内瓦、维尔纽斯、都柏林、法兰克福为该类城市典型。


一城:连续三年全球第一的北京


由于本次报告成果在北京发布,因此本报告也重点关注了北京的金融科技发展情况。北京作为第一梯队城市的典型代表,连续三年总排名和金融科技产业排名位列全球第一,金融科技生态排名则三年稳步提升。基于新结构经济学,本研究发现北京正是凭借“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的共同作用,成为了全球金融科技发展的城市标杆。北京在产业、政策、监管、机构、品牌等方面均具备亮点,不仅拥有金融科技上市企业和高融资未上市企业数量最多、中互金协会及北京金融科技产业联盟等机构云集、金融街论坛和成方论坛等品牌活动影响力广泛的“有效市场”,也拥有一年至少出台一项金融科技强相关重磅支持政策、率先开展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的“有为政府”,独具优势,正在全球金融科技发展的浪潮中破浪前行。

注:新结构经济学主张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应从其自身要素禀赋结构出发,发展其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共同作用下,推动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其中,政府的作用在于有为的政策监管,市场的作用在于有效的资源配置。李克强总理也曾提出要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深化“放管服”改革。


在此基础上,北京坐拥四大历史机遇,以待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第一,北京是重要的全球金融管理中心,金融机构总部资源集聚和金融管理能力突出等方面优势,可帮助其在顶层设计、制度建设、监管科技、金融科技伦理等方面持续发力。


第二,北京是领先的全球科技创新与数字中心,凭借雄厚的信息技术产业和金融产业基础,北京可不断推进科技前沿探索和数字经济发展,推进金融服务业数字化转型,建设数字金融产业集群,完善数字金融体系建设。


第三,北京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交往中心。依托于“一带一路”等全球倡议和多边合作的持续推进,北京可进一步成为国际交往活跃、国际化服务完善、国际影响力凸显的重大国际活动聚集之都,以及国际创新合作网络的重要枢纽。


第四,北京所在的京津冀地区是全国三大经济核心区之一,推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与河北雄安新区联动将持续为北京带来解决原有问题、带来崭新发展的众多机遇,并进一步优化提升首都功能。

关于FDI

金融科技发展指数(Fintech Development Index,简称FDI)从企业、用户和政府三大市场参与主体出发,量化衡量各研究单元的金融科技产业、用户和生态发展状况,力图把脉全球金融科技崛起之势。继2017年9月在杭州首次发布《2017金融科技中心指数》以来,浙大AIF司南研究室携手各类机构已形成围绕FDI的系列研究成果,并连续五年发布《2018中国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2018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2019全球金融科技产业40城》《2020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中英文版)《2020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报告》等超25份系列报告,持续记录和追踪国内外城市金融科技发展,捕捉各城市金融科技发展机遇。


需要说明的是,FDI是在原有中国金融科技中心指数(Fintech Hub Index)、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指数(Global Fintech Hub Index)、“一带一路”金融科技发展指数等众多相关指数基础上进行全面整合与升级的指数系列,目前包含“FDI国家指数”与“FDI城市指数”两大类。本次发布即基于FDI城市指数,同期FDI国家指数的分析详见先前发布的《三驱并驾,驰骋以术:2020全球金融科技发展报告》。每期指数在保持稳定、科学可比基础上不断完善,客观评价国家及城市的每类参与主体。一方面,报告力图成为各地政策制定者的“体检单”、“对标卡”和“刻度尺”,帮助各区域发现自身优劣势所在,找寻相应对标参照学习,同时记录其进步的每一个脚印;另一方面,报告期望为想进入市场的企业提供全球趋势指引、政策规则指南和市场机遇分析,帮助金融科技企业在机遇之地展露锋芒。












Previous:千帆竞发,器利者先——2020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英文版